靜莫
不以物喜,以己悲。
 
 

[明日] 01

先把要说的都说了

·荼岩向HE

·宝石之国paro

·ooc是难免的,尽量做到不过分严重。

·不是很有时间写东西,这一更后下一章也就看缘分了。

·十章之内应该能结束。

 

 



 

 

 

 -------

 

01 方钠石

 

 

我是方钠石,出生在五十多年前的秋季。

当我听到风吹动草地的时候,我醒了过来。映入眼帘的是陌生的景象,我不知为何充满了恐惧。

 

是金刚石老师将我带回来的,雕琢尚未成型的我。老师教导了我如何讲话写字,也告诉了我这个世界的机制。

 

我们都生为宝石,源于海洋。我们拥有智慧和运动的天赋。

我独自坐在草坪上,纤细的草尖抚摸着我的脸庞。

我们是坚硬的,却又是脆弱的。

 

 

我硬度中等,韧性也优良,老师便派我去战门。

他挑了最轻的剑,但对我来说还是太困难了,拿起那把剑,我感觉自己都快碎了。

老师说,去最东面那边的山坡上吧,他在等你。

 

 

我见到蝴蝶,见到苍木,见到高山。我对一切都充满了兴趣。

以至于到了东边都接近傍晚了。

完蛋了完蛋了。我心想,第一次去找前辈就迟到…要被嫌弃了,会不会生气啊…

夕阳的斜晖映照着这片大地,却有比它更鲜艳灿烂的。

 

那宝石人站在遥远的悬崖之巅,剑插于地间,两手撑住。他的脊背挺直,双腿是优美的弧度。风微吹,发梢浮动,折射斜阳,周围的一切都染上一抹通透的红。

他转过头来,鼻梁上架着什么不知名的金色东西。那后面藏着的是赤红的瞳孔。没有蕴藏任何情感。

我忙跑过去,他对我笑笑,拔出剑来,却在看到剑尖上沾染着泥土时动了下眉头。

“迟到了,今天的工作也差不多了。先回去吧。”宝石人叹了小口气,从我身边走过,突然转头过来和我说,“哦对了,忘记介绍了。我是红宝石,叫我安岩就好啦。”

他把剑细心准确的收回剑鞘,抬头用那对漂亮的眼睛看着我说:“老师暂时把我们俩组队了,有什么事记得来找我。先走吧。”

“好的…安岩前辈。我是方钠石,请多指教!”我忙跟上他的脚步,朝着刚来的地方返回。

“嗯,明天可别迟到了。”

高跟鞋后跟着平底鞋,一红一蓝映照天空。

 

 

 

 

红宝石人左手抽出腰后束着的剑,清脆的声音刺入年轻宝石人的耳。

“今天我们练习剑法,看好了。”

他的眼神示意我看向远方那块巨石,那几乎有四分之一个学院的大小。惊讶之余我试图回头去从他眼中读出什么,但耳边却突然传来翠草慌乱的哀嚎声,原地只剩下一抹红色的残影。

一瞬间的是恐惧,再接下来,便是脑后传来的震耳欲聋的迸裂声,还有大地的颤动,岩石飞溅,天空被石灰尘埃笼罩,遮掩住阳光。仿佛一切生灵都寂静了,只剩下岩石落地发出的巨大声音。生平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我被惊讶的几乎站不住,剑抱在胸前抓得紧紧地。

 

而那道红光缓缓走出来,气流刮散身边的灰烬。一步一步,坚毅挺拔。时间流淌缓慢,当安岩前辈走到我身边时,天空已经放晴,剑已入鞘,他拍去肩上的灰尘,优雅的仿佛一件艺术品。我看向他身后,那处已然成为一片须臾废墟。

他见我这样的表情,嘴角悄悄的上扬了些,纤细的手臂伸过来拍落我发上的尘埃,抚摸我的头顶。

“你现在的目标就是接近做到这样。”

我愣了大概半分钟,而后不可思议的来回交替着看着前辈和那堆碎石…

一上来就对新人这么不友善,前辈你可能会失去我……

 

 

等到训练结束,天差不多黑透了。我一屁股做到医疗室,一天下来高强度的训练导致我现在又累又困,身上到处是细密的裂痕。日长石抱着一盆白粉过来,用粉扑遮掩住它们。

他是医生包妮璐,心灵手巧,妙手回春,是我们这里的第一拼图高手。几乎每一块残损的宝石都能被他拼凑回原先的模样。

“看你这么累,跟安岩磨合的怎么样?”包妮璐将我的手套摘下,细致的涂抹每一片裂痕。

“都没说上几句话,一直在训练……”粉扑扑上我的额间,我闭上一边的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白长石的发梢看,是通透的淡黄色,折射的光洒在侧边的柱子上,“不过安前辈对我很好就是了,经常教我各种技巧。只不过这么久我连一次月人都没有见过,教给我的东西一次都没有用过有点可惜…”

 

我突然感觉到白长石的手顿了一刹,接着又像刚刚那样轻轻涂抹。

“那你为什么不去自己问问他呢?关于月人,还有……”他又顿了顿,我看他,瞳孔在波荡。随即他抬手在我脑门上敲了一下。

“嘴巴闭上,白粉要被你吸进去了。”

 

 

 

月人。

戴着金边东西的红宝石人撑在自己房间窗台上,冰冷的眼睛里仿佛有着星河。今夜天空晴朗,他注视这天边挂着的六颗月亮,脑内却不受控制的放空了。

一千多个年头了,遇到的月人进攻不下其数。

四百多年了,却依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他褪下左臂的白色手套——

那是一只黑色纯净的宝石手臂,从大臂三分之二处与被白粉掩盖的红宝石相接,连接处是一块异常凸起的融合宝石。它的主人的眼眸暗了暗,握紧又放松拳头,像观察艺术品,水母放出的柔光促使他放松眉头,他的眼中像有泉水流动,平缓轻快而温暖。

这是他每晚都会做的事。而今晚好像有哪里不一样。

余光瞥到地上不寻常的蓝光,他猛然抬头,看见还有点陌生的零时搭档惊愕的盯着自己。

 

 

“安前辈……那,那是什么?”

 

 

TBC

 

·方钠石是自创角色,并不是神荼也不是神荼弟弟之类的,所以不用代入任何角色。

· 宝石之国原作设定为宝石人无性别,本文运用相同设定,全文宝石人第三人称通用为“他”。

 

·宝石人不会自然死亡,硬度不同的宝石接触会发生碎裂等情况,将宝石人破碎的宝石拼凑回去就能正常生存。一般情况下,如果宝石人失去自己部分的宝石或用别的同属的宝石代替就会失去一部分记忆,活的时间过长也如此。

 

 


评论(18)
热度(135)
© 靜莫|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