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莫
一个冷漠的人
 
 

[明日] 03

·荼岩向HE

·宝石之国paro

·ooc是难免的,尽量做到不过分严重

 


配个歌吧 Lucid Dream-Owl City


 

 

02


 -------

 

 

 

 


03 破碎


 

 

 

    [ ]

 

 

  日子一天一天过得极快,夏季悄然溜走,带来秋季的凉爽和湿润。

 

 

  天空是可怕的灰黑颜色,阴云密布,沉重的乌云就像即将倾倒的水盆。我隐约能感到零星的雨滴打在身上。

 

  要是按着往常,黑夜或雨日,还有这样的天气——是不会有月人进攻的,大家可以在学院里休息娱乐。而我却要在这种日子里,冒着雨来到最偏远的大陆东侧站岗巡逻。天空看上去极其没劲,我无聊的数着被风带去的一片片云气。

 

  烦躁的踢走脚边的一只寄居蟹,它掉进海洋,溅起一小点水花。

 

 

 

 

  几小时前,我还正在美梦之中和宝石小姐姐们共舞,下一秒梦境破碎,一只有力的手臂将我从梦中拖出,枕头床单还有我通通掉下地。

 

  瞬间清醒,抬头只看见安岩前辈气恼的把衣服和剑扔到我头上。我愣是不服气了,没见过这种天不让人睡懒觉的。我硬是趁着起床气的勇气,甩开那些杂七杂八寻思着要不打一架解决问题。

 

 

  而安岩前辈只是冷冷的瞪了我一眼,就把我的想法掐死在摇篮里。一双澄澈鲜红色眼睛把我盯得下意识想要打颤,仿佛把我扔进了最深的海底,瞬时压下了我所有的火气。

 

 

  他退后一步,低下头跟我对视:“别以为这样的天气就不用巡逻了,才训练了几天你就以为自己很厉害了吗?马上给我换好衣服去一楼找我。”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只留下一道红色的残影和渐远的高跟鞋声音。

 

 

  要关爱谦让老年人,我明白我明白……

 

  绝对不是我怂。

 

 

 

 

 

  走在大厅里的,高跟鞋踩地的声音在空旷的走廊里回荡。我拿着剑飞快的跑下,突然被闪亮的粉色光闪了下眼,一个脚步不稳险些撞到楼下的摩根石——允诺。

 

  他踉踉跄跄往后退几步,手里的木盆都要掉下。我急忙护住他并道了歉,惊吓过后他倒不是很在意,问我:“你们这是要巡逻吗?”

 

  安岩前辈也走过来了,摩根石把木盆塞到我怀里,带着甜美笑容对我说:“那帮我去东边摘点叶麻吧!作为补偿~”

 

  他是我们的服装设计师,我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带着自认为无辜又可怜的表情看向安岩前辈,他耸耸肩,拿走了一个木盆。

 

 

 

 

  我把一个个螃蟹或者寄居蟹踢进大海里,看他们在起伏的海洋里起伏游荡,吐出一串泡泡,最后消失在神秘的远海中。

 

  浩瀚的海洋,是我们的故园。

 

    却是黑暗冰冷,令人无法触及。

 

 

  我看着海面逐渐闪亮起来,反射了亮晶晶的光。海风变得轻柔,海洋似冷静乖巧起来。

 

  云朵似是为阳光开出一条道来。

 

 

  安岩前辈呢?

 

 

 

 

    [ ]


  


    细雨在下,万物浸没。夜里的学院在水母们发出的柔光中闪耀。 


    泛黄的教科书资料撒了一地。


    他不由分说的将我压在巨大的钛白色柱子上,有力的手制住我的双臂,拉到头顶抵着。他修长的腿也卡进我的双腿中,让我没有办法挣脱。



    我控制不住自己的紧张状态,尝试把腿并住,却被他粗暴的往上顶,他高我一截,用腿部摩擦撞击我的裆部。奇怪又坚硬的触感让我有些不知所措,脸受不住的臊红了。猛然抬头,只看见他嘴角带着点不易察觉的微笑,冰冷的蓝色眸子闪着我说不明白的东西。


    他的手抚摸上来,指尖从腰部划上胸口,接着在我的领口处打转。


    他没有戴手套,却又执意要摸上来的样子。


    终于指尖触碰我的脸颊,然后是整个手掌。


    天知道这个家伙在想什么!我根本不敢动弹,怕他被我撞碎,但避免不了细小的迸裂声在耳边响着。


    纤细有力的手指抬起我的下巴,迫使我与他对视。波澜不惊的蓝眸盯着自己,察觉到他眼里的红色反光,仿佛我便是他眼中的唯一存在。身体里每一个微小生物都在叫嚣着,呼之欲出的感觉控制不住。


    “大思想家,知道我下一步要做什么吗?”他凑近我,我们几乎气息交融。





    雪花星星点点的坠落,装点了普通又单调的翠绿草地。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睁大着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端庄标致的脸。


    嘴唇被坚硬的触感征服了,额前细密的发,细碎的破裂声。特有的蓝色眼睛此时闭着,丢失了些往常的冰冷气息。


    手臂是什么时候被放开已经无从知晓,只知反应过来后努力推搡。


    他终于肯放开我的嘴。六点五终是不敌硬度九,嘴唇破碎的极为严重,嘴角的白粉也被抹去了部分。裂痕直至脸颊,如果再触碰或许会直接碎开。水母散出的彩光照亮了他,映衬了他脸颊优美的弧线。


    他从开始到现在一直盯着我,牢牢的,紧紧的,那种眼神会使我深深记住,像是强酸将要把我溶解掉一般的炙热的眼神。




    像是在一个不真实的梦里。



    我看他动一下薄唇,就有零星的碎粒坠落。但他毫不在意的样子,缓缓道出:




    突然暴风一般的雪喷涌而来,我几近绝望的伸手想要抓住他,他却在我眼前被瞬间被包裹撕裂。散落的黑色宝石残骸与白色融为一体,也将我深埋。



    我不断深陷坠落,黑暗得我睁不开眼。


    没有尽头,没有结局。





    “该醒来了。”




    [ ]




    我全力奔跑着,想在茫茫的绿色长草中找寻到那一抹红色。


    没有,没有!没有!!!




    身后的黑点迅速扩大释放着,我往后一看,只瞧见白茫茫一片的月人已经从黑洞里出来。快把我吓得半死。


    我靠我这还是第一次啊不要吓我啊安岩前辈!!!!


    耳边是疾风瞬过,杂草和泥土在脚后飞扬。我只想尽快找到前辈或是其他人。可是这里是最偏僻的东部大陆,再加上阴天,没有人会在附近巡逻!


    突然几支弓箭猛地扎在我的身边,几乎有贴着我的身体擦过去的箭。我想抽出剑阻挡这些武器,一个转身——


    千万只箭朝我射来,我紧张的连手臂都无法瞬间动弹。我只祈求这些月人的技术差一点,少击中一些。



    瞬时间尘土飞扬,剑刚被我拔出,锋利的箭尖击中我的右手,瞬间将它击碎,和剑一同掉落。我也没站住脚,左腰中了一箭,巨大的冲击将我掀翻在地。失去身体的一部分让我有点难受,我侧身想用左手取回剑,突然一声巨大的碎裂声和难受的感觉几乎让我晕眩过去!


    我立马往腹部看去,白色坚硬的长矛硬生生刺进我的胸腹,把我牢牢钉在地上。我狠力想拔出它,却不料被另几根弓箭卸去了胳膊。


    我日完蛋了我也太菜了。




    缺失部分太多使我几乎进入半昏迷的状态。模糊中见到月人的云彩上丢下了绳子,月人整齐的滑下,怀里是白色的盆子。他们准备收获战利品了。


    一个月人凑近我,我努力想睁开眼,惊讶的看见他拿起手边的弓箭,朝我的脖子刺过来。第一次没有击穿,就一次次的刺,刺断一根就换一根继续。



    不知道多久了,只觉得好漫长,好想睡去。这叫我怎么办呢。




    最后一眼了,再见这片大陆,这片天空,这片草地。我爱的人啊,老师,日长石医生,安岩前辈……




    终于最后一块连接被击破,我失去了意识。

     

 




TBC



拖更这么久,在这里深感抱歉和忏悔。

可是接下来是十五天的期末周和集训周。

 

 

 

 


评论(14)
热度(132)
© 靜莫|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