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量,自难忘。

 

【图严】Sugar

想看白领图x甜品师严。没错图严。
怕是写得太粗略被殴打)

沈图下班看到回家的路上多了一家新的店面,推门进去发现是一家甜品店,柜台前是一个青年男性,带着金边圆眼镜,夕阳照着他的侧脸,将他渲染的极其亲近温柔。青年笑了,沈图愣了一瞬。接着他看到很多的点心,非常漂亮可爱,他觉得自己忙碌疲倦的心终于得到了舒缓。

去了很多次,沈图才知道青年叫严安,是这家甜品店的店主,今年刚好20,真的是个非常年轻的甜品师。
沈图下班后经常会过来,他们常在一起唠唠嗑尝尝点心,只不过严安的话比沈图多了几倍,今天来了什么客人新做了什么甜点甚至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会和沈图讲。
沈图其实比较懒得理话多的人,而且他不会吃太多甜腻的东西。但他总会止不住脚步往小店那踏去,或许吸引他的不是那家店,而是那个人。
认识严安的时候他已经25了,也该到了找个伴侣安安稳稳过一辈子的年纪。转眼过了一年,他和严安早已成为朋友,只不过在沈图看来这友谊还得过了点,却达不到另外特殊的地位。

严安在这一年内多多少少了解到沈图的一下小癖好,比如说不太喜欢过甜的点心,他就自己改良配方;沈图爱喝咖啡,他就在沈图来之前开始煮磨咖啡豆。
沈图下班的点基本上没有什么顾客了,严安就会拿起本杂志,端来刚煮好的咖啡,坐在复古的木质椅子上等他。
他感觉自己绝对有那么一点喜欢沈图,而他也断定沈图对自己也有那么些感觉。

有次他等了一个多小时,沈图却迟迟没来。他打电话给沈图却无人接听。他有些着急,发现手机里存着沈图同事的号码(并不知道是怎么来的),急匆匆打给他。同事说沈图今天请假了,好像是得了重感冒。严安的心揪了一下,想到昨天明明还好好的今天这么就感冒了,匆忙问了沈图家的地址拿起甜点打包,关了门就赶去药店买药。
等走到沈图家门口已经晚上八点多,他却僵在门口敲门的手指悬在半空。只不过是个感冒只不过是朋友,他就脑子一热这么急急忙忙跑过来了,干完这些事才想到去想结果,没啥不就送个药急啥怕啥,不过是朋友之间照顾下嘛没什么。
安慰一下自己疯狂跳动的小心脏。

然而进门后并没发生啥事,只是看见不一样的沈图,有些虚弱有些惊讶,声音哑了有点迷之磁性,把药和吃的塞到沈图手里就道别了。
之后还是去他家里很多次,反正地址都知道了串串门蹭蹭饭也挺好。
有次他摊在沈图家沙发上看电视,看着看着就睡着了。醒来之后看见沈图的脸,当时就被帅的清醒了,大概是没这么近距离看过他,哇心里的小鹿都要撞出来了但严安依然要故作矜持装正经装冷静,然后沈图说话了。
你店里缺人吗?
…?
我辞了工作,想到你店里去打工。
啊……?
沈图看着一脸懵逼的表情勾了勾嘴角,这笑容里还有一点刚刚偷亲严安的喜悦。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
霸道总裁发话了谁敢不同意噢,可以可以知道你追求我了,你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这气氛明明刚刚好和我说个点啥啊怪不得26了还是单身狗一条。
以上严安内心小剧场,其实自己支支吾吾的啥也讲不出来,脸也有点发烫。

第二天很多小姐姐来的时候都被沈图的美貌吸引,严安突然感觉自己像超市货架上一块过期的奥利奥,被丢弃到一边没人理睬。
好气啊好气。
关门的时候还跟沈图抱怨,你太帅了把我的小姐姐都吸引去了,再过这么几天我怕是没人爱了。
严安锁完卷帘门起身转身的时候,正对上近在咫尺的蓝瞳。
不是还有我吗。
严安感觉血都冲向脑子和脸上了。
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突然撩我。既然你先撩我,那我也不客气了。
结果严安居然朝前,亲上了沈图的唇。

结果就是,当晚表明心意就再也停不下来,暧昧了一晚上结果安岩第二天醒来一看。
午时已到。
有点气恼的看了睡在旁边的人,突然一切都烟消云散。
今天休息一天好了,他埋进沈图的颈窝。

评论(2)
热度(37)
Top

© 静莫 | Powered by LOFTER